轻轻拍了拍焦三胳膊上隆起的肌肉,罗妘诗弱弱的开口。

  “我有意见。”本来她和焦三相处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裸半身就裸半身吧,在现代哪个男明星没裸过?她看得都不想看了。

  但是经过昨夜的那段相处,她无心之失,总觉得看到焦三的**,她不大自在。

  闻言焦三低头,看向怀里的罗妘诗。她有什么意见,说?

  干笑了两下,罗妘诗尴尬症犯了,浑身都要起毛毛了。

  “你要不要,先把我放下来?”她这么多人看着呢,她被抱在焦三怀里像什么话。

  焦三看了看脚底下的一层浅水,没有说话,而是抱着人走到众人停留的沙地上。这才把人放了下来。

  罗妘诗很想有骨气的自己站稳,奈何她脚上着实没有什么力气。一落地就腿软的要跌下去,然后她就很没原则的又挂在了焦三的胳膊上。

  清了清嗓子,为了掩饰自己的这种尴尬。罗妘诗把来意说了下。

  “三哥,我同意处死余二娘——”

  “好。”

  就在罗妘诗准备长篇大论的来给焦三科普人命是最珍贵的,万不可为了一点儿小事就要取人性命的道理时。焦三直接应声打断了她。

  啊?罗妘诗嘴微张着低头看向焦三。他说啥?

  “你要放人,就放吧。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余二娘必须驱逐焦村,否则,以后人人以出卖焦村为利,这村子不建也罢。”焦三非但懂得人命贵贱的道理,更加思路条理清晰,如何处置这件事,胸有成竹,成熟给力。

  那个,既然焦三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坚持要处死余二娘,害得一众人求情,她大老远的跑过来。

  罗妘诗埋怨的看了焦三一眼,换来他幽深的眸子饱含深意的盯视。微脸红,败下阵来,扭头去看余大娘他们的反应。

  “谢三哥不杀之恩。二娘犯下的事儿,确实天理不容。驱逐出村,我没有半点反对意思。”余大娘当下又要跪着磕头,还好焦五眼疾手快的把人扶住了。

  他们过来就是求焦三给余二娘一条活路的,既然能活下来,接下来的事儿,她就不管了。

  焦三点点头,示意大家没事了就都散了吧。

  “等一等,余二娘驱逐出村还要要个条件。两年内她不能焦村发生的事情透露给外人,否则天涯海角也誓要追杀到底。”焦三没什么可说的了,但是她有。

  种子都是她拿出来的,焦大他们还知道有个山洞里藏有这个种子。难免这个消息没有外传。单单土豆种一事,焦成才就敏锐的察觉到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让更为有势力的大人物知道她拥有的更多的高产易于种植的种子。而焦村还没那个实力应对的话,那焦村注定灭亡。

  “妘诗说的,就是我说的。敢透露出去半个字,我比将其挫骨扬灰。”焦三立刻跟着说道。

  冉斓君欣慰,总算妘诗她及时想起来。这次外敌入侵的事件,表面上看,是想要杀了罗妘诗。但其实,更重要的目的是烧了土豆种。

  对方已经察觉到土豆种将会给焦村带来怎样的变化。这仅仅只是焦村而已。如果,整个大山里的山民都开始种土豆呢?如果整个苦寒之地都能种土豆呢?如果整个陈陵,整个上京的农民都可以种植土豆呢?

  这个其中的价值,焦成才没有发觉,不代表陈陵上京的人没有这个远见。

  罗妘诗和焦三都发话了,余二娘的几个孩子自然是信誓旦旦的应了下来。他们绝不会透露出有关焦村的任何秘密。

  驱逐了余二娘,就是驱逐他们整个一家人。他们几个青年力壮的答应了,便是全家答应了。

  山里不太讲究尊老爱幼,生活太过艰难。青壮年才是家里的主人。

  既然这事儿解决了,余大娘他们也都回去了。罗妘诗一个劲儿的朝着焦小花眨眼睛。

  大姐,你快我背回去啊,你还傻站在这儿干嘛?

  奈何情商不够高的焦小花一点儿都没领会罗妘诗的意思。

  “妘诗,你眼皮子是咋了?咋一直跳啊。”

  好想一头跳进湖水里淹死,罗妘诗捂脸。

  “这湖边风景不错,现在日头正好,不如我们在这湖边休憩片刻?散散心?妘诗你被关在医馆里也有些日子了。”冉斓君领会了她的意思,但是偏不顺着她来,还主动提议留下来。

  “好啊好啊,我好久没来湖边玩儿水了。君先生我和你说,这湖里鱼可好吃了,去年我们吃了好多好多哩……”

  “是吗?我还没尝尝……”

  在无视掉罗妘诗焦急的想要离去的心情后,冉斓君和焦小花就自顾自的在那儿聊开了。

  罗妘诗好想仰天长叹,小花,冉斓君的纸是用着湖边的芦苇杆制出来的,她能对着湖边不熟么?也就你信,还兴致勃勃的和她将大冰湖的事儿。

  蹙着眉,瞥向一边,她现在不是尴尬症犯了,是尴尬癌犯了好么!

  “累了?”被他挂着的焦三,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便问道。

  啊?罗妘诗回头,焦三你说什么?视线冷不丁的再一次划过焦三胸口上的某处,连忙的又把头偏了回去。

  “累了,就歇会儿。你要吃鱼?”焦三摸了摸后腰上的竹筒,那里装着的是盐巴,现在去摸了鱼,上来可以现烤。

  民兵队的人都配备了这样一个竹筒,里面的盐巴可以用来做吃食也可以用来留记号,还能用来清洗伤口。

  五百斤盐巴,焦村今年的盐用得宽松许多。

  她都忘了这大湖里的鱼是什么味道了,但是她不是受了很重的伤么?等她好不容易康复了,鱼都吃得差不多了。

  扶着她坐在岸边的一块晒得发热的石头上坐着,焦三就准备下水。因为是潜到湖底去,所以焦三顺便的把裤子也脱了,穿着个裤衩就下水了。

  罗妘诗到嘴边儿的,要不你把衣服穿上吧,看到这一幕,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这脑子污成什么样了,这里是湖边,焦三要下水自然要脱衣服啊,难道穿着兽皮下水去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