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罗妘诗是想找焦三帮忙,她想回去种子库那里,带些红薯小麦大豆的种子回来。

  既然他们不用逃离焦家洞了,那么外头的那一大片肥沃的土地,不利用起来都对不起他们付出昂贵的代价歼灭私兵。

  但是刚刚胜利,整个焦家洞都沉浸在一片欢腾之中。焦三身为主战派的首领,根本就找不到人影子。罗妘诗转了好几圈儿,就连焦五都被叫去庆祝了,只能返回山洞里。那儿,焦五给他留下了一只野猪后腿当做晚饭。

  “妘诗走啊,晚上大家要庆祝哩!”焦小花从外面飞也似得跑回来,拉着罗妘诗就要往外跑。

  摇了摇头,罗妘诗不打算去。现在庆祝还为时过早,虽然焦成才居心不良,但是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他们打退了一波私兵,还会有下一波更强的精兵,进入大山里。

  一旦开始反抗,接下来他们面临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战斗。

  “她头上磕破了个大洞,要静养,去那吵闹的地方做什么。”不等罗妘诗找理由拒绝,陈京飞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依旧是白衣飘飘的不过眼底的青色,彰显出他这段时间的疲累。

  “陈医师!”焦小花一看见陈京飞眼前一亮,然后又看得发痴了,动也不知道动动脚。

  为了救治伤员,忙忙碌碌的好几天都没歇口气。好不容易把伤员的伤势都稳定下来了。结果,连口水都没喝,又被焦三赶过来给罗妘诗看伤。

  早就说了,就是头磕碰了,流了不少血而已。看着吓人,没大碍,用得着这么紧张兮兮的吗?

  陈京飞臭着一张脸,刚换的衣衫也顾不上了,坐在有些脏的石凳上,就给罗妘诗检查。看看眼睛,是否灵动,头部伤口愈合的怎么样了,手脚是否出现不受控制的癫痫症状。

  都没事儿了,这才神色略微缓和了些。

  “没事儿别乱跑,到处颠,颠傻了,可别怪我。”吐出来的话,却依旧毒舌如斯,他奶奶的拿神医当军医用,他什么时候身价这么不值钱了。

  罗妘诗扶了扶额头,她一直感觉还好。没有脑震荡之类的后遗症,加上前些日子,山洞里危机万分的,也没什么心思放在自己身上。

  “辛苦神医了,就在这儿歇会儿吧。吃点儿烤肉,喝些热水。”罗妘诗知道陈京飞累得狠了,心情不好,冲着焦小花使眼色,赶紧的啊,献殷勤去。

  可惜焦小花完全没有领会到罗妘诗的暗送秋波。

  “妘诗,你眼皮子抽筋了?陈医师在这儿,让陈医师给你看看吧?”

  “……”怎么办本来不头痛的脑袋,这会儿也疼了起来。

  焦小花殷勤没献上,胭脂鼻孔朝天的走了过来。

  “我家公子才不用那村姑伺候着呢,我去做。”胭脂身上的杏色袄裙正前面被污渍弄脏了一大块,但是她一点儿都没察觉,趾高气扬的冲着罗妘诗哼了一声。

  既然讲我们是村姑什么的,我就不好心提醒你了。罗妘诗默默的挑眉,没有接话。

  那胭脂以为自己胜了一句,立刻高兴起来,转身就走。只不过走了几步,又讪讪的折返回来。

  “你说烤肉呢?陶罐在什么地方?”

  听到这话,罗妘诗噗嗤一声笑,毫不客气的嘲弄的盯着胭脂。敢情你什么东西都没有啊,吃我的喝我的,还这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脸皮可比那城墙厚。

  看着胭脂局促的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罗妘诗戏弄够了。就让焦小花过去陪着胭脂一起准备吃食热水,翻过了她。

  “看不出来,你还挺小心眼儿的。”等吃等喝,坐在这儿休息,陈京飞臭屁的脸色散去,护短的打趣罗妘诗。

  屁股坐的可真歪,明明是那胭脂总看她不顺眼好吗?罗妘诗翻了个白眼。

  “不是你红袖添香的小美人儿对我敌意太浓?天天见面就喊我丑八怪的,我心可没这宽。”

  丑八怪,一听到这个词儿,陈京飞抬眼盯着罗妘诗那半张烧毁的脸看了许久。

  “你这烧伤,用了虎骨胶?”伤口愈合后疤痕如此恐怖,却没有伤到眉骨,眼睛,鼻子和嘴角。说明及时用了续骨生肌的良药才是,而颜色蜡黄,疤痕粗壮,正是虎骨胶的愈后特征。

  罗妘诗竖起大拇指,果然不愧是神医,只是但看愈后伤口就能断出用药,大写的一个字服!

  “那不知,我这伤,还有得治没?”摸了摸自己狰狞纠结的右脸,罗妘诗幽幽的问,这了没有整容医生,也没有高科技的医疗器械,想要恢复容貌,机会渺茫的近乎于无。

  虽然陈京飞很想戏弄一番罗妘诗,以报方才罗妘诗逗弄胭脂之仇。但是身为神医,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医德的。

  “你的烧伤原本就很严重,虎骨胶虽然是续骨生肌奇药,但是药力过强,让你的伤口生出比寻常伤口大上一倍的疤痕。想要恢复容貌,首先就要割掉这些肉疤。”这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况且罗妘诗的脸上肉疤纵横,要下刀的地方,可不止一两处。

  和她猜想的一样,如果在现代。首先就是割平伤疤,然后再平整皮肤,最后是淡化疤痕,光子嫩肤。而且还是个长期多疗程的过程。现代都是个大手术,更何况是在如今这个要药没药要人没人的地方。

  “我也就是想想,我这伤,估计要顶一辈子了。算了不把精力全放在外表之上,还是竭尽所能多做点事的好。”她想把焦家洞外的平野都种上粮食,还想选一个合适的地址,建起一座村庄。

  这样住山洞,吃猎物的生活,真得返古的太厉害了。

  “女人嘛,就靠着一张脸。你不在意?你家那五哥男人现在可是香饽饽了,就你这模样,想要抓牢他们,我看悬。”陈京飞确实现在没有把握能把罗妘诗的脸治好,他这个人虽然医德不怎么样,但是有一点,能治他不一定治,但是不能治,他也不吹那牛皮。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