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你尴尬,我内疚的,在山洞的地上坐着大眼瞪小眼,好半晌。焦五才终于磕磕巴巴的试探的问。

  “要不,俺还是抱你过去吧。”

  “好……”罗妘诗无奈的伸手,再一次抱住了焦五的脖子,以后她还是别逞强了。

  这回没花多少时间,焦五就带她到了地方。山洞在个焦家洞里一个小角落里,附近都没有家庭住。

  山洞也格外的狭窄,三个人并走都有困难,不过山洞很深一直蔓延到深处。

  这个地方不行,罗妘诗看一眼就知道这个山洞不行。

  “媳妇儿你看,这儿没人,安静,额,隐秘。而且里头暖和。”焦五抱着人进去,越走到里面空间越狭窄这不是一个山洞这是一个小隧道。

  听着焦五兴高采烈介绍的声音,罗妘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这个地方她不满意,不喜欢这样的话了。

  走到狭窄山洞的深处,抱着她的焦五已经连转个身都困难。

  “这儿——”罗妘诗刚想开口措辞着委婉一些。

  “这儿太窄了,俺们先出去。下回俺过来挖一挖就够了。”焦五已经想好了,并且已经有了主意。

  “挖啥挖哩,麦秆都放不进去。这山洞不行,隔壁那个大得多,老五你眼神不好。”外头传来焦四的大嗓门儿。

  声音传进来就更打雷一样,炸的人耳朵翁隆翁隆的一阵耳鸣。

  焦五赶紧把人抱着外跑,张嘴就想喊回去,让焦二别喊了。刚一开口就被罗妘诗捂住了嘴。

  在这儿大喊,是想再炸一遍么?

  正好焦五嘴张开了,罗妘诗把捂过去,结果手指直直插进去了焦五的嘴里。

  嘴里有东西,焦五下意识的合嘴咬了一口。

  “咔嚓。”罗妘诗脑子里似乎就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立刻尖叫起来。

  “疼啊!”

  罗妘诗一叫山洞外头的人立刻就冲了进来,这么窄的山洞,冲进来几个壮汉情况可想而知该有多混乱。

  焦五连忙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特别不好意思的看着罗妘诗。他是不是又闯祸了。

  焦二站在离洞口最近的位置,冲进来也最快。上前一步就要抢人,焦五不松手,焦二后面的焦四在探着头看看情况。顿时就把这块儿地方挤得满满当当的。

  疼的直吸气,罗妘诗看着面前挥舞的大手。觉得空气都有些憋闷了。耷拉着手指,罗妘诗努力镇定。

  “先出去,你们先往后退,我们跟着出去。”

  她以为说的声音特别大,其实非常小。争吵着的人根本就没听见,焦二力气比焦五大得多。抢人的力气也大,焦五借着地形的优势防守,不放人。加上一个看热闹的,罗妘诗都觉得呼吸不过去了。

  就以为她要窒息了,外面突然就空了。然后她跟着焦五也一块儿被拉了出来。

  大口的呼吸了会儿喘口气后,罗妘诗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从焦五的怀里转到焦三的怀里了。

  此时,焦三正低头查看她的手指。

  “没事,脱臼了。”罗妘诗食指上一个清晰的牙印,落在所有人的眼里。

  焦五欲哭无泪,他就说咬到了什么。当时太乱了他没注意到,还纳闷儿媳妇儿怎么突然就喊了起来。

  啊?脱臼了?哦,那没事儿,接上去就行了。这么小的手指关节怎么接,焦家洞有大夫吗?

  罗妘诗刚想问,焦三捏住罗妘诗的手指,一直摩挲着摩挲着,然后捂进去了手掌心里。

  她小小的手,埋在他粗糙满是茧子疤痕的手里。罗妘诗心理产生了些异样的心思,有些不自在。

  不知道焦三在做什么,这样算是牵手了吗?焦三对她是不是也……

  “疼疼疼!”心里头刚胡思乱想点儿什么,手指上又是一阵剧痛。

  差点儿就把她的眼泪给逼了出来,焦三这是在干啥?

  又捏了捏罗妘诗的手指,发现脱臼的手指已经接上了。就毫不温柔的把罗妘诗的手丢在一边儿。

  “旁边这个山洞大,俺们去搬块石头,把门口挡挡。”焦三作势已经要把罗妘诗放下了,想了想还是把人捞了回去。

  “……”每次和焦三一起,她总有种被嫌弃的很彻底的感觉,罗妘诗非常没有骨气坚决不下去,就要赖在焦三怀里,要和焦三一起。

  抱着焦三的胳膊不撒手,别把我送出去,我不去。

  确实是想把罗妘诗丢给焦二的焦三只能无奈的让人挂在身上。进去旁边儿这个山洞。

  不能怪焦五没看上这个洞,因为这根本就不像是个山洞,更像是个漏斗,而且还是开口朝外的那种。

  “这儿大,俺们把洞口堵一点儿。”焦三草草的带着罗妘诗走一圈儿就把人带去,丢在石床上。

  接着就喊了焦家其他的三兄弟到外面去搬东西,反正就是相当随意的无视了罗妘诗的意见,就把事儿给定下了。

  虽然那个洞确实满足了潮湿暖和通风安静隐秘等等条件。但是焦三没有尊重她的意见,一点儿都没有!

  生了一会儿闷气,当然也没有人理会她。罗妘诗抱着兽皮,倒在石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她先让去焦二去把外头的地翻了,就找焦三去整理山洞,白肉菇可以种了。

  菌种选的是最优良,只要肥力足够,加上她的技术不应该有问题。

  麦秆枯枝早就准备好了,埋下去菌种,不需要太过精心的照料,白肉菇就能生长的很好。

  小心的把菌种都掰开,罗妘诗做的很慢。一来是种子只有这么多,她不能浪费。二来,她手指虽然已经接上了,但还是有点儿疼。

  掰着掰着,旁边火辣辣的眼睛盯着。

  换个方向,背对着这边儿,那火辣辣的眼神跟着换个方向继续盯着。

  无奈得把手里的菌种放下,罗妘诗一抬眼,焦五那委屈的小眼神儿,就跟小鹿一样,眨巴眨巴的特别可怜。

  “我没事。”

  继续眨巴眨巴的可怜兮兮。

  “真的没事,三哥已经接好了。”罗妘诗把手指举起来,额,有点肿,是旁边其他四根手指的两倍大。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