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烫的怀抱,罗妘诗没有受伤的那半张脸有点儿红。缩成一小团,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好。

  “土豆是一种类似芋头的粮食作物,一年可以种两季。产量高,味道好,容易饱腹。”如果论种植的话,红薯更为简易,不过时节不对,不能种。

  焦大越听越觉得新奇,这个罗妘诗怎么知道那么多东西?而且尽是说些他听不懂的。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好想抓来仔细问个清楚。

  见焦大靠的越来越近,并且意图不轨。焦三把两只胳膊都摆在了身前,粗壮的胳膊挡在前面,保护住罗妘诗的意图明显。

  “老三。”焦大重哼。

  焦三不为所动,人是他救回来的,没有他的同意,别想动手。

  气愤的瞪了焦三许久,焦大又瞅了瞅罗妘诗那弱鸡的模样,算了来日方长,总有机会问清楚的。

  同样捏了把冷汗的罗妘诗见焦大那露骨的杀意终于收了回去,绷紧的身子这才算是松了下来。

  真怕焦大一言暴起,对她下手。

  其实,她没有想这样锋芒毕露的,土豆的事儿种子都没育好,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焦小花横插一杠子。

  “咋了咋了,大哥你咋不夸妘诗厉害哩,妘诗可厉害哩。等这土豆种出来了,咱就都有粮食吃了!”一旁的焦小花还嫌气氛不够热烈的乍唬唬的。

  “闭嘴!”

  “闭嘴!”

  罗妘诗和焦三异口同声,让焦小花别说话。

  委屈的看了眼三哥,焦小花嘟着嘴不说话了。哼,她去烤肉去,不说就不说。

  等到没人关注这里了,罗妘诗才扶着焦三的胳膊,小声的道谢。

  “刚刚谢谢你了,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帮你们。”也是在帮她自己,没有粮米光靠吃肉,肯定是不够的。

  她的身体一直吃肉这种大补之物,会伤及根本。当然更重要的是没有足够的粮食,她离被抛弃也就不远了。

  “好好歇着。”焦三一点儿都不温柔的把人推到一边去,他还要去干活。

  要变天,荞麦要都捋下来,晾晒后,储存起来。充作冬天的重要口粮。

  “……”这落差,罗妘诗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哪有这么不温柔的男人!她一个人坐了一小会儿后,焦小花就把烤肉拿过来了。

  这次柴火捡得不好,肉熏的有点儿黑。焦小花抽出小刀,切了一块给罗妘诗蹲在她旁边儿一起吃。

  “刚刚为啥你不让俺说话?你啥时候和三哥这么好了,三哥都听你的?”焦小花吃满嘴是油,说话的时候凑得又近,喷出浓重的口味。

  她哪有让焦三听她的,净胡说。

  “因为我还没有做出成绩,说出来只会让人觉得说大话而已。就比如你要去猎一只老虎,但是你还没有去,你就跑到所有人面前去说,你可以猎杀一只老虎。你觉得,大家是相信你呢,还是嘲笑你?”

  罗妘诗往后躲了躲努力的离焦小花远点儿,以后一定要把饭后漱口这件事教会焦小花。

  她不去猎老虎,她打不过,她不会说这种话的。焦小花失口反驳。

  “我打不过老虎。”

  “这只是一个比方。”罗妘诗扶额,她当然知道焦小花打不过,打得过上次就不会跑了。

  比方又是啥?焦小花更糊涂了,一双干净的眼眸看过来,满满的都是疑惑。

  算了,不解释了,解释焦小花也听不懂。

  “反正你就是不要说了,等我把土豆种出来了你再说好不好?”罗妘诗吃完后,找了片树叶擦擦嘴,文文静静的坐在那儿。

  焦小花学着罗妘诗的动作,也去找了片树叶擦擦嘴,又擦擦手,然后还要和罗妘诗扔掉的那片叶子扔到一起。

  有模有样双腿跪坐着,陪在罗妘诗的身边。

  没去关注焦小花的动作,罗妘诗一直在脑子里回忆白肉菇的种植的注意事项。

  主要就是温度和养分的掌控,枯木最好,腐烂枝叶也行。到时候放在床底,或者找一处山洞,保持空气潮湿,温度足够高,白肉菇生长是非常迅速的。

  还有土豆,山里气温如此之低倒是始料未及。第二季的土豆还能种吗?土豆种子并不多,如果浪费了种子,得不偿失。她还能去哪里弄到土豆?

  焦小花学着这跪坐姿势,跪了一会儿就觉得两腿发麻,干脆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四仰八叉的坐着。

  “妘诗啊,你昨儿到底和俺三哥去哪儿了?”

  “秘密。”罗妘诗抽空回了一句,继续捋白肉菇种植事宜,土豆冬月肯定是要种的。这些种子不能浪费,长出的果实就留作开春的种子吧。

  有啥好隐瞒的,她就没啥秘密。咋罗妘诗有这么多秘密。

  “你不去帮忙捋麦粒吗?”罗妘诗见焦小花一直在她身边儿坐着,有些奇怪的问。

  屋子里这么黑,外头还有些星光。焦小花不到外面去干活,跟在她身边做什么?

  有哥哥们在呢,她干啥活儿。她当然在屋子里休息,焦小花还麻利的铺了兽皮准备睡觉了。

  “你去拿些麦秆来,我给做个好东西。”罗妘诗看向屋外,夜色里焦家五兄弟都在连夜摸黑赶工。

  那东西能做什么?焦小花麻利的爬起来,去抱了一捆麦秆进来。

  罗妘诗取了一小撮,捶软了些,开始编草绳。她脚上,焦家人的脚上都是破破烂烂的鞋。他们也不会做鞋,用兽皮胡乱的缝了一通,不顶用。

  其实有麦秆的话,可以做草鞋。这个当初她是在课堂上当做好玩儿的手工来学。现在倒是刚好派上用场。

  用麦秆编出的草绳打底做出双简陋的草鞋,罗妘诗试着把做好的那一只往焦小花脚上套。

  焦小花脚上本来穿着一双兽皮靴子,行走在山林里早就磨得不成样子。套上去后其实并不舒服,但是焦小花觉得新鲜,在地上走了几步发现,相比较她近乎光着的脚板踩在地上,这草鞋真是舒服不少。

  “妘诗你怎么就那么有本事呢?”焦小花高兴的一只脚穿着草鞋,另一只脚光着的跑出去和焦家兄弟显摆了。

  看看,这是妘诗给她做的鞋。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