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阳乍听这话有点懵逼,他望了望小凤,又望了望白发人,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回应。

  正当尴尬时,小凤搭了搭他的手,示意他不要生气。

  他只好调整情绪,使自己微有波澜的心态重归平静。

  “老先生,你这话是......”

  “我说你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做错了什么?

  司阳摇了摇头。

  “哼,那你先回去好好想想吧。”白发人白了司阳一眼,转过身,双手背在后面,重新掀开了帘子走了进去。

  “我们走吧。”小凤说道。

  “小凤别忘记明天的审判大会,记得带他过来。”

  两人走出了门口,里面抛出来一句有情绪化的话语。

  “小...小凤,明天审判大会是怎么回事?”

  走在回去的路上,司阳若有所思,把白发人说的最后一句话琢磨了许久,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审判大会为什么要带上自己?

  还有自己该死,他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十恶不赦之人,需要当众被审判。

  目光停留在小凤那好看的脸上,期待着她给答案。

  “我不能透露过多,否则,我会很麻烦的,反正你明天好自为之吧。”

  既然这样,司阳也不为难她,继续问道,“那明天我要注意什么吗,到时能看到我的女朋友吗?”

  小凤犹豫了一下,道:“也许吧,我不敢保证,还有,我跟你不是很熟,没必要告诉你吧。”

  这个女人,果然也是阴晴不定,刚刚还以为她是个不错的人,现在却翻脸比翻书快。

  “好吧,谢谢你把我送到这里。”再与她分别的时候,司阳回头望了一眼,就这一眼,让他发现到他们的身后仿佛有异动。

  有人在跟踪他们!

  或者是跟踪她吧。

  毕竟自己现在算是阶下囚,他们不信任自己的话大可以直接派人守着,而实在没有必要跟踪。

  只是司阳不明白为什么小凤也会被跟踪?

  她刚刚还叫那个白发人爷爷呢。

  难道权力之争涉及到的跨度居然是祖孙之间,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别走。”司阳坚定的喊了一声。

  “也别回头。”司阳担心她的举止会被可能跟踪的人怀疑,便迅速搂住了她的肩。

  小凤想要挣扎,司阳却抱的更紧,无可奈何,只剩下狠狠的用双眼瞪着他以示抗议。

  “咱们进去再说。”司阳不理会她的表情变化,直接就将她拉进了地下室里。

  当上面的石块门一合上的时候,小凤终于愤怒的挥手朝司阳甩了过去。

  幸好他早就料到她会来这一招,只往边上轻轻一闪就躲了过去。

  “你这个流氓,我非杀了你不可。”小凤怒骂道。

  “嘿嘿,杀了我,你没有这本事吧。”

  “那我杀了你女朋友。”

  司阳也怒了:“你别闹好不好了,我刚刚可是在救你,忘恩负义。”

  小凤轻咬着唇,脸色微红,“你救我,还动手动脚的。”

  “你老实跟我说,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司阳担心着李嫒嫒,刚看到那种情况,发觉这里可并不是什么世外桃源,而是个是非之地,显象环生。

  “我干嘛告诉你。”

  见她依然固执,司阳急了,拉着她的手就往房间里去。

  “你别任性了,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