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就这样直接被白月拖出来了,虽然还未吃早餐,但是飞天自从成年就很听师傅的话,很少违背。

  白月一路上都拉着飞天的手,倒让飞天有些不自在。少年的心思,其实很复杂的。白月却不自知,只觉得这样的感觉很不错。

  一路风尘仆仆的来到了炼丹堂。炼丹堂与最高学府的距离对于白月等人来说其实并不远,但是对于正常人来说,就是要坐马车来到的地方了。

  来到炼丹堂,看到师傅停在炼丹堂门口就知道到了,所以赶紧甩掉白月握住自己的手,这样的感觉真的是非常奇怪,异常奇怪。

  白月的脸上有过转瞬即逝的莫名微笑。

  走过一个个的黑暗长廊,明明已经清晨时光,这里却如此黑暗“师傅,你要做什么?”

  “带你去见堂主。”

  “为什么?”飞天一头雾水,而白月只是给了飞天一个迷之微笑。

  走着走着,看见前方有一点蓝色的亮光,是个小蜜蜂……

  白月微笑“洛水。”

  “堂主就在里面。”

  “我又没说我今天来,神通广大啊。”

  “白月,这里可是堂主的地盘。”

  飞天看着他两的对话,猜到应该又是剑尊一类的。洛水瞧着白月身后的飞天,又四处看了看,白月就知道洛水想干什么了“你哥还在睡觉,这是我的徒弟,飞天。”

  “你好哦。”洛水礼貌性的打声招呼,飞天点点头。

  堂主俞乐嫣依然是面纱示人,毕竟今天白月带多了一个人过来。

  “就是他吗?”

  “是的,赤虎最近如何了。”

  “已经醒了,在内堂,流水呢,还没醒吗?”

  白月也很奇怪,按理说赤虎醒了,流水也应该醒了。俞乐嫣安慰道“流水是剑尊,不会那么容易有事的。”说这话时,俞乐嫣看向飞天,调侃道“你徒儿长得很俊俏。比你好看多了。”

  白月不服“堂主,你这话就不厚道了。”

  俞乐嫣说出飞天的名字,飞天道“堂主好。”

  “真是礼貌的孩子。而且很年轻啊。”

  白月骄傲道“那可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

  “还得瑟了。快进来吧,赤虎的事早一天解决比较好。”

  “好。徒儿跟着进来吧。”飞天拉住白月的衣袂”师傅………”

  白月温暖一笑“没事的,跟着我就好。”

  内堂一如长廊一般的黑暗,全靠洛水指引,洛水的发亮功力好得很,怪不得俞乐嫣不需要蜡烛之类的一物。

  内堂里有一扇大门,有铁链锁着,打开后,可以看到赤虎在……盘腿修炼的样子……真不愧是赤虎,明明就是只小白虎嘛,白月无语着。

  而洛水看着赤虎认真的模样,深深着迷。赤虎已经把洛水忘记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看着自己的剑尊伤心伤神,俞乐嫣也不是很好受。

  飞天一进门就看到那只白虎了,下意识道“剑尊。”剑尊不是很难见的吗,怎么身边人都是有剑尊的人。

  “徒儿?这是为师送你的礼物。”

  “礼物?”

  “你考进了最高学府,做师傅的自然会给你奖励。”

  “是…剑尊?太贵重了,徒儿不需要。”

  俞乐嫣看着飞天谦卑的态度,很是欣赏,“虽然是贵重,不过师命不可违,我看飞天你就收下吧。

  飞天看向白月,白月点点头。

  “好吧。”

  随后俞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